妨害自由、入侵住居? 江翠退休教师肉身护树却挨告

江翠国中退休教师们,六年多以来以理性和平的姿态诉求护树,但他们的声音却持续遭到刻意忽视。六月时眼见包商大举展开滥剪移植老树的工程,这些老师迫不得已上树以肉身相护,但其中的郑彩銮、黄淑美与赖玲珠三人,却面临包商以「妨害自由、入侵住居」等由提告,昨(24日)下午于新北地检署进行侦察庭,黄淑美请假,到案的郑、赖二人现场大表无奈,不解为何工人施暴恐吓无罪,肉身护树却有罪。

妨害自由、入侵住居? 江翠退休教师肉身护树却挨告

争议多年的江翠老树一案,于今年6月21至26日时,强硬进行移植。23日凌晨5点,黄淑美、郑彩銮与赖玲珠三位江翠国中退休教师,为了最后一搏,运用国际常见的树坐(tree sitting),以肉身护树铁链綑身的方式,进行非暴力公民不服从运动。但在该日的早晨8、9点左右,便遭男性工人以粗暴方式强拉下树。

「我就是要帮助老树而已,我没有别的理由,我看着树种下来,随着树成长,学生在这边玩游戏,不忍心老树被移走,而且他们对树不人道,越来越严重,我忍无可忍!」6月时进行肉身护树的赖玲珠,当时在树上发表如此宣言。

郑彩銮则心痛表示,这32棵老树移走后,江翠国中马上成为沙漠一般,炎热而充满风沙,不但邻近的住宅开始出现抛售潮,今年度的入学新生人数也大幅降低。对于这样的改变,从毕业始执教鞭到退休,教师生涯都献给江翠国中的郑彩銮,至今还是相当难以接受。

移树当时,不但有志工十余人肉身阻挡工程机具,企图阻止市府与包商工程,并向现场的警方以口头报案新北市府与包商有毁损公物、湮灭证物等行为时,潘翰声、王钟铭、陈姓志工等三人反遭警方上铐逮捕以妨害公务罪移送,而上树护树的三位教师更是遭遇包商以暴力与恶言相向。

除了黄淑美面对工人以「我什幺人都有打过,就是没有打过老师」的言论恐吓,赖玲珠更一度悬空吊在树上,险象让树下志工着急落泪,回忆当时情况赖玲珠心有余悸,「他们把我身边的树枝折断,断裂声让我很害怕。工人把我头下压,铁剪就在我耳边把脖子上的铁錬剪断。我双脚腾空,只剩下头与双手靠在树上,下面警察还在命令工人:抓她大腿!抓她大腿!」

此案原告为该工程的工地主任出面提告,但此次开庭他并无出席。面对「妨害自由、入侵住居」等刑事罪名,到案的郑彩銮与赖玲珠感到相当不解,认为自己当时并无妨害任何人的自由,且该处也非任何人的住居,这些罪名显得相当荒谬。她们更指出,当时在场的大量员警刻意袖手旁观,放任工人上树拉人并进行施暴与恐吓的作为,显示公权力在此案中有所偏袒,让她们相当不满。「为何砍树破坏公物的人无罪,想帮忙保护树木的我们却要被送进警局、法院?」

江翠护树志工队总干事潘翰疆更补充说,在护树过程中,护树志工向警方口头报案多次,不管是毁损公物、湮灭证物,或是攸关志工人身安全的伤害、恐吓等,全都遭到拒绝处理,但工务局、包商提出的控告或不合理要求,警方却积极究办,听命指挥,潘翰疆指称,这样的行径有如「打手」、「围事」,毁坏了警方与公权力的尊严。

潘翰疆指出,江翠肉身护树案累计受逮捕、移送、或秋后算帐约谈等涉讼名单达12人次,足以组成被告者联盟。但如此执法过当的状况并非仅存在此单一事件,例如近日大埔事件,包括教授徐世荣与许多学生与青年,不过举毛巾与喊口号就遭到逮捕,以及5月底一群动保志工前往嘉义收容所陈情,也是遭遇滥权逮捕、暴力勒颈、压制在地等等。这些执法过当的动作,显示警方只愿听从上意,无视树保条例、动保法、二公约、言论自由等等法令等,将使台湾成为警察国家,因此,相关的民间团体将会在本週五下午前往警政署抗议。

潘翰疆甚至表示,若三位老师肉身护树有罪,那在她们之前便已进行268小时抱树的自己,将不排除在适当时机去警政署或地检署自首。而此次遭到提告的教师们是否将工程包商伤害罪等?赖玲珠表示,基于教育的原则,她愿意给机会,但要看对方是否有所悔改而定。

  • 2020/03/18
  • 796阅读
  • 作者:
主页 > 申博综合 >妨害自由、入侵住居? 江翠退休教师肉身护树却挨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