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第五富77亿债务黑洞浙江女首富30亿债券违约

吉林第五富77亿债务黑洞浙江女首富30亿债券违约9月25日,吉林第五富豪飞出债务黑天鹅,曝77亿债务黑洞;同一天,有“浙商传奇”之称的浙江女首富曝30亿债券违约。目前,“私营企业退场论”硝烟未息,一些民营企业主却经历了从创业到陷入危机的生死煎熬。

9月25日,吉林第五富豪飞出债务黑天鹅,曝77亿债务黑洞;同一天,有“浙商传奇”之称的浙江女首富曝30亿债券违约。目前,“私营企业退场论”硝烟未息,一些民营企业主却经历了从创业到陷入危机的生死煎熬。

“吉林第五富豪”曝77亿债务黑洞

9月25日早晨,利源精制公告称,由于公司未将5180万元利息划入指定账户,不能按期支付利息,其“14利源债”构成实质违约。

“14利源债”发行于2014年9月,发行规模10亿元,发行期限5年附带第3年末回售条款。

利源精制是一家民营铝业制造企业,创建于2000年,2010年在深圳中小板挂牌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王民、张永侠夫妇。据2018福布斯富豪榜数据显示,王民、张永侠夫妇的财富值达到了30亿元,在吉林富豪排行榜中排名第5名。

2017年9月“14利源债”部分回售,公司将票面利率由6.5%上调至7%,回售金额仍超2.7亿元,截至目前债券余额为7.4亿元。该券最新债项/主体评级为CCC/CCC,主体评级展望为“负面”。

根据利源精制9月11日公告,利源精制自7月20日起就有房产陆续遭法院实施查封。截止到8月30日,利源精制已经被查封房产64套,被查封的土地及房产的账面净值为12.38亿元,占利源精制2017年度净资产的15.48%,占2017年度总资产的8.13%。利源精制称,上述房产的查封主要是因为公司的借款纠纷,具体涉及的诉讼有3起,合计金额6.88亿元。

根据2018年半年报,截至6月底,利源精制固定资产余额高达122.8亿元,比初期的81.04亿元增加了41.76亿元,在建工程余额约为13亿元,两项合计约135.8亿元。而在同期,该公司总资产为166.4亿元,固定资产占比已经高达85%左右。

固定资产占比之高与利源精制的“高铁梦”有关。2014年底,原本主营铝型材的利源精制转型轨道交通,并披露30亿元的定增方案。资金全部用于轨道车辆制造及铝型材深加工建设项目。

2015年6月,利源精制将募资总额由30亿元提高至40亿元。2017年1月,该笔定增完成,募集资金净额29.6亿元。

利源精制的流动资产占比原本就已很低。2015年底,该公司主要流动资产中,货币资金约4.4亿元,应收账款8056亿元,存货1.9亿元,占比仅为约3.5%。而到了2018年6月底,其主要流动资产总共约8.88亿元,占比已经不足2%。

77亿债务黑洞

利源精制的资金可能早在2017年初就极为紧张,该公司当时进行的民间借贷,王民、张永侠夫妇就已开始提供担保。

利源精制究竟在轨道交通投入了多少资金,还是一个谜。根据此前披露,该项目原计划投资约55亿元。但据当地官方媒体报道,该项目总投资70亿元,此后口径又变成102亿元。该公司负责轨道交通的子公司沈阳利源网站信息也显示,该项目投资102亿元,年生产轨道客车350列,年销售额168亿元。

投入大量资金之后,造车梦却遥不可及。7月31日,该公司在业绩修正公告中称,上半年营业收入降低,主要原因是为沈阳利源项目投入了大量资金,但未如预期达产并产生效益。8月14日,该公司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再次声称,整车样车的试制工作仍未完成。

毫无疑问,沈阳利源在很大程度上引发了利源精制的资金困境。公开披露显示,2016年2月该公司曾定增募资1.7亿元,截至2017年底,募集资金已全部使用。而2017年1月定增募集的近30亿元资金,截至当年12月也累计使用29.6亿元。

随着危机不断发酵,利源精制的债务宛如巨大的黑洞,规模不断增加。截至9月21日,该公司有息负债总额77.38亿元,是否仍有债务未暴露,目前尚是未知之数。

30亿债券违约 浙江女首富陷流动性危机

9月25日下午,新光控股集团旗下一笔发行总额20亿元的公司债券未能按时偿付债券到期应付的回售本金及利息;一笔10亿元的短期融资券未能按约足额偿付,已构成实质性违约。

新光集团是由周晓光及丈夫虞云新控制的浙江大型民营企业,此前已通过借壳控制了A股上市公司新光圆成。从今年1月18日起,新光圆成因拟百亿现金收购港股公司中国高速传动控股权停牌至今,目前尚未就重组答复交易所问询。

周晓光曾经被称为“最励志的女企业家”,从摆摊卖绣花开始,开饰品厂,在2017年胡润百富榜中,周晓光夫妇以330亿元的身价居于65位,2018年,她也是胡润全球“白手起家女富豪榜”的前26名。

新光集团新闻发言人徐军称,今年以来,公司已如期兑付各项债务本息约90亿元,导致短期兑付压力陡增,流动性不足成为当前面临的最大困境。

早在2017年下半年,新光集团就被机构怀疑其主体流动性危机,随后公司债券价格一路下跌,今年1月15日,11新光债因为交易出现异常波动被上交所临时停牌,当日下跌40.82%,临时停牌前报58元。

9月25日晚间,新光集团债务危机正式爆发。联合信用评级公告称,鉴于新光控股目前公司资金非常紧张,到期兑付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联合评级决定下调公司主体和“15新光01”和“15新光02”信用等级由AA+至CC,并将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

浙商传奇:从一无所有到从头再来

70年代末,周晓光让母亲借了几十元当本钱,做起了“跑码头”生意,周晓光6年赚了2万元。

1985年,跑过三江六码头的周晓光嫁给了同样卖绣花样的东阳人虞云新,在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里买下了一个摊位。

1995年7月,夫妻俩拿出700万元投资办饰品厂,义乌大地上从此有了一个闻名全国的饰品生产基地。

从1995年办厂开始到1998年,几年时间,新光饰品厂以连续翻番的速度发展,并在全国建立了自己的产品销售网络,一举成为国内饰品行业的龙头企业。

此前有媒体称,热播电视剧《鸡毛飞上天》原型之一就是周晓光。

9月23日,新光集团公号转发了周晓光最近做客访谈节目的文章。回首40年创业路,被问及“当年的磨炼和苦难”,周晓光说:

“我觉得现在也是一样,想想那个时候一无所有,我觉得我现在哪怕是什幺没有,从头再来,我还是能够重新站起来,我对我自己很有信心。所以不管怎幺样,面临什幺样的困难和挑战,我都会去面对它。”

  • 2020/05/23
  • 729阅读
  • 作者:
主页 > 社会新闻 >吉林第五富77亿债务黑洞浙江女首富30亿债券违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