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天堂”成灰烬记忆留永存

加州“天堂”成灰烬记忆留永存加州大火目前已经确认的死亡人数上升为71人,下落不明的人数超过1000人。川普总统今天已前往灾区探视灾民。在这次大火中,受灾最严重的是天堂镇,野火几乎从地图上抹去了这个镇的绝大部分建筑。

加州大火目前已经确认的死亡人数上升为71人,下落不明的人数超过1000人。川普总统今天已前往灾区探视灾民。

在这次大火中,受灾最严重的是天堂镇,野火几乎从地图上抹去了这个小镇的绝大部分建筑。

大火过后天堂镇的地图,图中的红点都是被烧毁的建筑。(AP image)

目前,工作人员正在寻找带电电源线和燃气泄漏。救援队在从汽车和房屋中搜取人体遗骸。消防队员在清理烟囱,整个小镇上都弥漫着一层厚厚的灰褐色烟雾。

11月13日图片,天堂镇被大火烧毁后的情景。(AP Photo/John Locher, File)

一些建筑仍然存在,其中包括市政厅,750个座位的表演艺术中心和羽毛河医院完好无损。但是那些超市、五金店、甜圈圈礼品店等当地人用蓝莓油炸馅饼和说点八卦开始他们的一天日子的地方,却都一去不复返了。

11月15日图片,天堂镇的老城广场在大火后成一片废墟。 (AP Photo/Noah Berger, File)

这个有27,000居民的城镇,在这次加州大火中有数十人死亡,还有更多人下落不明,给许多幸存者留下的只是回忆。

开车经过焚毁的市中心废墟,49岁的第四代本地人帕特里克·克努森(Patrick Knuthson)努力想辨认他所看到的一切。他指出的地方——过去存在,现在已经了无踪迹:沙龙式酒吧、墨西哥餐厅、经典的加州汽车旅馆、典当行、房地产办公室、酒类商店、储蓄中心和汽车修理店,改造后的Jack in the box汉堡店,还有整个拖车停车场。

11月10日图片,天堂镇居民帕特里克·克努森(Patrick Knuthson)在大火后回来看他的物业家产,只剩了烧焦的树。 (AP Photo/John Locher)

在破败的“金块”(Gold Nugget)博物馆,地面松脆而且很热,附近有几只鸟在唧唧喳喳地叫着,还有六只满身烟灰的鹿仍然在被烧黑的树下徘徊。

11月10日图片,几只鹿在天堂镇被烧毁后的废墟间徘徊。(AP Photo/Noah Berger, File)11月14日图片,天堂镇金块博物馆 (Gold Nugget Museum)被大火焚毁后的遗迹。(AP Photo/Martha Mendoza, File)天堂镇金块博物馆(Gold Nugget Museum)过去的样子。(Glenn Harrington via AP)

天堂镇是一个家庭要扎根、游客想留下来的地方。关于这个小镇有一个甜蜜的传说:在1850年代的一个炽热的夏日,一伙赶着牛车的木材工人在一片高大的常青树下休息。 空气凉爽,松针香气扑鼻。

“哇哉,” 其中一个领头的说,“这简直是天堂!”

因此,170多年前,天堂镇就诞生了。 一开始,它只是一些富含金矿的山丘,堆着从森林中采伐来的木材。 几代人,数千人在这里生活下来,他们相爱着,建造了家园和企业、学校和教堂、公园和博物馆,自豪的荣耀着“天堂镇”在美国历史上应有的地位。

这里生活节奏放松,邻居们早上互相挥手,在上班经过的绿树成荫、蜿蜒的街道和角落里大声说Hello。这里家家都保持整洁的花园和种植蔬菜,在街区上下交易。

93岁的露意丝·布朗克(Louise Branch)说,“天堂”是一个退休生活的好地方。

“这真是一个节奏缓慢的城镇。人们有院子和狗,“她说。 “我特别喜欢秋季树木色彩缤纷的时节。”

孩子们可以骑自行车到公园,在镇上的池塘钓鱼,在附近的射箭场射弓箭。随着年龄的增长,他们会在峡谷中划皮艇或放学后在森林里徒步旅行。

“我们可以安心告诉孩子们到户外玩耍,并在路灯亮起时回来,”小镇居民凯特琳·诺顿(Kaitlin Norton)说,她的叔叔仍然下落不明,她不知道她的家是否还在。

像所有地方一样,天堂镇也有它的问题,有吸毒成瘾和贫困的问题,但居民们仍然感到安全。虽然价格上涨,住房成本飙升,许多人仍然可以负担得起。

“你永远不会没饭吃,”63岁的特里·普里尔(Terry Prill)说,他经常在这里的社区教堂寻求为乞丐准备的午餐和晚餐。 “人们都是好人。他们不会低看你。“

天堂镇海拔2,500英尺(762米),位于由羽毛河(Feather River)和巴特克里克峡谷(Butte Creek)上方的山脊上,在炎热乾燥的天气下提供凉爽的休息地。

跨越小溪的小桥名为“流满蜂蜜的桥”(Honey Run Covered Bridge),最早建于1886年。它于1988年被列入国家历史名录,是美国唯一一座有三个不对等部分的廊桥。它也消失了。

天堂镇的“流满蜂蜜的桥”(Honey Run Covered Bridge),现在已经不复存在。(Glenn Harrington via AP)

春天,公园里盛开着鲜橙色的加州罂粟花和野花,冬天则会被小雪软化。每年春天,都有“金块日”,纪念1859年发现的一个54磅重的金疙瘩。金块日电节日亮点是自制花车游行。

图片为天堂镇2015年的“金块日”花车游行。(Glenn Harrington via AP)

“我的女儿准备今年出去参加金块女王游行的,”克里斯丁·哈维(Krystin Harvey)表示,他的移动房屋被烧毁了。 “这个节日已经持续100年了,但我们现在没有城镇了。”

秋天,小镇居民他们会聚集在娱乐中心举办手工艺品展览会和游戏。在这里,居民们享用的馅饼会超过1,000个,这些果馅来自一个有近100年历史的天堂岭农场(Noble Orchards),那里有很多果树,有樱桃、油桃、杏李果和17种苹果。

关于天堂镇的最珍贵的回忆是夏天的夜晚,游客们总是对闪闪发光的星星和流星雨,以及在夏日天空拍摄的明亮的光线条感到惊讶。

所有的这一切,在上周的几个小时内,完全消失了。现在这地方,夜晚漆黑一片,白天虽然天空蔚蓝,但空气中弥漫着有毒的烟雾,似在提醒人们美好已成记忆。

11月8日图片,天堂镇的一户居民住房被大火焚毁。(AP Photo/Noah Berger)
  • 2020/05/21
  • 529阅读
  • 作者:
主页 > 社会新闻 >加州“天堂”成灰烬记忆留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