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析852五大假话图瓦解国际标準 梁振英再公然误导港人

范析852五大假话图瓦解国际标準 梁振英再公然误导港人

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北京召开会议,包括分组讨论由梁振英就香港政制改革提交的报告,香港未来是否会有真正的普选,结果相信会在未来一周尘埃落定,但观乎现时中港两地的政治氛围,期望会落实真普选的港人大抵将要梦碎。

为令通过的假普选方案可以理直气壮,为免假普选框架公布后,力争香港民主向前走的市民会作出反弹甚至反抗,以至壮大酝酿逾年半的佔领中环运动,由特首至人大到一众建制派「打手」,近日就「火力全开」,既把矛头尽皆指向和平佔中发起人之一的戴耀廷教授,同时更对「国际标準」等的理解方式大放厥辞,其中梁振英在今早出席行政会议前会见传媒的一番话,不单可圈可点,仔细分析,当中除了尽是他「不可能不用」的语言「伪」术外,更有多个明显失实的说法,客观效果,是公然误导全港逾700万的市民。

如何在筛选中选「自己属意」特首?

梁振英的讲话,全长约十分钟,甫开腔即主动提到「政改现在进入重要的『第二步曲』」,然后自说自话侃侃而谈1600字,包括指香港如能在2017年落实普选特首,便是香港历史上重大的一个举措。

不过,失实的说话也「由此路进」,他声称:「香港超过500万合资格的选民就历史性第一次有机会、有权力,根据自己的意愿,以一人一票的方式,在若干个候选人当中选出自己属意的行政长官人选」时,所谓的「在若干个候选人当中选出自己属意的行政长官人选」就「肯肯定」跟事实不符!

不符的原因,包括候选人数目几乎不可能真的是「若干个」,而且在极可能存在筛选下,恐怕更不可能由选民选出「自己属意」的人选!须知道,「若干个」实有「不定量」的意思,而如果人大把特首候选人限定数目,那还算是「不定量」吗?而香港逾百万票选泛民的选民,「自己属意」一个泛民人士当特首,这人又可以成为候选人吗?此为假话之一也!

「外国人」有投票权国际例子多

假话之二,就是梁振英再次「不厌其烦」地声称,香港永久居民中的「外国人」有投票权,这个是不符合「国际标準」的,他甚至说:「国际间,所有其他社会都是把选举权交给拥有本国国籍的当地人民」。

在此,必须严正地指出,这个说法,不单跟真实情况严重不符,更因梁振英本人之身份,以至随时误导了700多万的香港市民,当然,当中包括了梁振英口中的「外国人」。

其实,这不是梁振英首次称外国人在港有投票权「有别」于「国际标準」,例如他在今年6月时,也曾称:「如果有国际标準的话,肯定在国际间,外国人在任何一个地方选举,他并不是该地方的公民,而是外国人,他是没有投票权的」。

事实上,梁振英或许跟民建联的蒋丽芸「心有灵犀」,蒋氏指香港没有「公民」时,梁振英就的说法,恐怕是如出一辙。确实,在字眼中,香港只有永久性居民而没有公民,亦因如此,香港的外国人,其实都是成为「永久性居民」才可以登记成为选民的,故此,这些可以在香港投票的「外国人」,并不是指任何一个在港的非中国籍人士,而这一个「标準」,放诸国际,不单未算严谨,反而有其他国家或地区更见宽鬆。

只要随便「google」一下,英国、美国、法国、德国、荷兰、澳洲、南非、巴西、印尼、智利、乌拉圭等国家,属「外国人」的华人都可以投票甚至可以参政,即同时享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就算逢对「外国人」参政最具戒心的日本,根据内地官媒报道,「众多已经加入日本国籍有选举权的华人,都走进投票点投票,行使自己的权利和义务,选举自己赞成的议员和政党。」而在韩国,合法居住在韩国的部份外国人也有投票权,他们有人是拥有韩国国籍,以及获得韩国永久居住权满3年的外国人,同时日韩也互相承认各自侨民的地区选举投票权。

更何况,现时承认双重或多重国籍的国家或地区多达130个,相反不承认且不容许的国家只得11个,有外国国籍又可投票的例子,是多数还是少数,实已一目了然。

「国际标準」下不用中央任命

似乎口口声声反驳「国际标準」的梁振英,除了要学习不耻下问外,更同时要恶补自己的「国际视野」,毕竟在献丑与藏拙之间,是没有多少的「中间地带」的。

梁振英以「香港永久居民中的『外国人』有投票权」来反驳香港选举制度本就不合「国际标準」,理据「超错」,逻辑同样有问题,他然后指通过选举方式产生行政长官人选,需要中央人民政府任命,并形容「这个做法亦在国际间绝对罕见」,也只是延续这个错误逻辑,成就出第三个的假话。

港府在2007年《政制发展绿皮书》中提出,为了「体现国家是一个单一制国家……行政长官无论是怎样产生,包括最终由普选产生,都不能脱离在选举当选的候选人须通过中央人民政府实质任命的宪制要求,方可就任」。其中「包括」一词,将普选纳入《基本法》敍述中央任命的选举程序之中,变相阉割了港人实质性的普选权利。现实是,世界上大部份单一制的国家,都不存在地方首长经民选后,还需中央任命程序的。日本、法国、英国等地,早已废除了相类似的安排,故香港有别于「国际标準」,只是反映香港的「情况特殊」,甚至其实是显示香港「落后国际」,却难为梁振英竟骄傲地当作事例。

再举一例,当强姦案件按「国际标準」都会被谴责不为法律所容许时,难不成强姦案比率冠绝全球,且不少施暴者可以避过法律制裁的印度,当地官员又能令人齿冷地以印度的情况「在国际间绝对罕见」为由,不打击这些剥夺他人权利的行为吗?而一个不普及又不平等的特首选举,正正是剥夺了港人的权利,梁振英是否认为可视而不见?

梁振英自诩权大却任无任命官员权力

梁振英又称,特首要被中央任命的做法,是因为特首是通过《基本法》、通过中央的额外授权,又指是「拥有比国际间外国其他城市的首长更大的权力」。但大家应该仍记得,在早前公布的国务院《白皮书》中,指出所谓的香港高度自治,「限度在中央授予多少权力,香港就享有多少权力」,香港特首是否真的有着「更大的权力」,其实是存在商椎的,最简单例子,是外国其他城市的首长可以自己任命自己的官员,但梁振英曾没有这个「任命权」,甚至连前发展局局长麦齐光辞职,也是要报请中央而不是梁振英首肯就成事,难为梁振英还厚颜自诩自己的权力比其他城市的首长大。这个恐怕算是第四个假话吧!

然而,梁振英还有第五个假话,就是再指出,香港不需要向中央上缴任何财政,更称是「中央给予香港的一个特殊照顾」,又指香港是在国际间是独有的一例。但其实,就算香港在英国殖民地年代,虽然英国是可以向其殖民地徵税并上缴英国,但英国却没有在香港徵税,故香港也不用上缴,故如果这个是「独有的一例」,其实只反映两个事实,包括那是「英国给予香港的一个特殊照顾」,以及是由英国开创出来,既然如此,梁振英要先去感谢英国吗?

最后,梁振英点名出言指责戴耀廷,指他及其他发起佔中人士,「过去年半以来,他们的行为和言论,对我们根据《基本法》和人大决定落实好普选的作用,是有反效果的」,而按照「国际标準」,口讲无凭,梁振英是否可列出事例,清楚说明究竟造成了什幺的「反效果」?因为现实是,因为佔中的出现,最少带动更多市民参与政改讨论,还未计有150万的「沉默大多数」,表态称支持普选,难不成这些人士的出现,是梁振英所说的「反效果」吧!

  • 2020/05/10
  • 939阅读
  • 作者:
主页 > 外匯市场 >范析852五大假话图瓦解国际标準 梁振英再公然误导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