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假 打出真商机

【文·金丽萍 图·沈文生】

最近十年,「媒体」是一个让人听了就只有摇头的行业,几乎完全失去既有的价值主张。

只是,媒体消失了吗?创新,让媒体不仅没有消失,而是,人人都可以成为媒体(自媒体:Wemedia),人人都可以是记者(全民记者:Citizen Journalist),再加上UGC(Users Generate Contents),网路强大的连结传播力……。所谓的媒体,失去价值主张;在媒体的旧皮袋里,难以盛装创新所带来的新主张,于是,旧皮袋破了,新酒散溢满地……。

创新,对媒体带来的冲击,从量变到质变,从祝福到诅咒。假新闻带来的怪现象,让整个社会乌云满布。

两则假新闻 让府院跳起来

过去,两起假新闻,逼着府院祭出修法公权力,进行打假。去年八月下旬,适逢县市长选举前,蔡英文总统搭乘云豹甲车南下勘灾。之后,画面被剪辑修改,错误传达她面对灾民轻蔑的表情。

接着,行政院苏贞昌也中箭了。今年七月,苏贞昌在罹难员警告别式中的掷笔影片,已被指证是造假新闻。

只是,那「轻蔑的表情」、「掷笔的画面」,在各个大小社群中,被有心无意地,快速蔓延传播,深植一般人的认知系统,不易拔除。

据行政院政务委员罗秉成强调,在过去一、二年,假新闻愈来愈严重。它早已由社会问题演变升高为政治问题,甚至,已是国家安全议题。

打假 打出真商机
为了打击假新闻,蔡英文总统不时亲上火线,严正澄清说明。 图/沈文生提供

转身惊觉 台湾竟成假新闻最爱

瑞典的V-Dem调查,引起各界譁然。由瑞典哥德堡大学主持的政治学跨国调查计画V-Dem (Varieties of Democracy),新近的统计数字显示:台湾「遭受外国假新闻攻击」程度,世界第一;而台湾不仅是第一,依V-Dem结果呈现,分数愈低,表示受害程度愈高,由表中显示,台湾与排名第二的拉脱维亚,得分相距甚远,表示台湾受害程度相当严重。

刀出鞘 落点在哪里?

公权力如何着手,是一门大学问。这一刀,该切在哪里?目前,行政院已针对《社会安定维护法》及其他如《灾害防救法》等六法,进行全面修法,立法院第九届最后一个会期,预计打假将是修法的重头戏。只是,攸关维护新闻自由精神至鉅的《广播电视法》,修法的界线该落在哪里?政府,是裁判,还是球员?

创新的本质与价值,在于解决社会问题。为了打假,FB、Google、百度等,竞相出Fact-checking的解决方案。具有新闻背景的人,都不难理解,打假的利器在于找出新闻引用的出处;只是,网路传播的便利性,以及庞大的传播力量,早已视出处、来源为无物;而有趣的是,现在,许多Fact-checking的APP主要功能,正是在追蹤出处,把打乱的秩序重新找回来。

暗夜露曙光 原生内容的真价值

媒体的衰败叙事,开始于平台的创新模式。平台挟其上无数的创新应用,快速崛起;靠着不断延展的创新应用,平台不断壮大,内容模式、传播路径,持续翻新,过程中,也赚走了绝大多数的利润。反观原生的内容製作,收费模式被破坏殆尽。

假新闻,更在媒体领域铺陈深沈的暗夜景象。但当假货满街跑,真品的价值,在黑暗中,显得格外耀眼。于是,原生内容製作者,一一筑起付费墙(Paywalls),在数位世界里,高举价值主张,建立获利模式。而从价值到价格的路径有多远?美国《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一直是重要的观察指标。

老干长新芽

纽约时报浴火重生

近几年,《纽约时报》频奏凯歌。这家具有一百六十七年历史的美国新闻老店,自二○一一年建立收费墙、宣告原生内容有价;二○一八年,数位内容营收占比超过百分之四十,达成二○一五年所设定的目标。

而《纽约时报》股价也从二○一一年的四美元,来到目前的二十九美元上下,成长超过七倍。现在,市场对于《纽约时报》所订在二○二○年数位订阅营收达八亿美元的目标,具有相当高的信心。

看来,订阅模式已成为原生内容媒体在暗夜中的一盏明灯。一百六十七岁的《纽约时报》,靠原生内容,在老干上长出新芽,这对于一息尚存、仍坚持製作原生内容的媒体事业,具有什幺启发?除了靠成千上万的打假APP,是不是也该让好细胞加速繁衍?

打假 打出真商机
卓越杂誌2019.10号402期